怀抱莲蓬的蛙

斯无鸡蛋:

土家.端午祭
   

/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
中国最年轻的少数民族自治州之一
        这里混居着29个民族
每年都有各种自己的一些过节方式。
   2018.6.18
(五月初五端午)/记
摄影/后期@斯无鸡蛋
 

记忆中的父亲

原创文学:


作者:阿殇


人们常说:父爱如山。


伟岸,坚强,正直,严厉……父亲,一直一来,都是一个伟大的名词。


早已不记,得多久没有喊过“爸爸”这个温暖的词了;早已不记得,第一次和别人聊起“父亲”这个话题,是什么时候了……


毕竟,对于像我一样的人来说,父亲,是一段沉重而略显悲伤的,难忘记忆。


(一)


养不教,父之过。


父亲,永远在孩子的教育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尽管其中有些令人畏惧的色彩。但他给我们的影响,却是受益终身的。


记得那时我正在上小学,正是一个孩子最顽皮的年纪。


几年级记不清了,只记得是一个骄阳似火的暑假。那时我们最流行的活动就是“放野火”,结果不知道是谁把一只燃着的烂鞋子给扔到村口“稻场”的“草垛子”上了……


眼看着小小的火苗刹那间变成熊熊大火,一群小伙伴都吓蒙了,反应过来后都各自溜之大吉,留下我一个人,傻傻的成了“替罪羊”……


然后等待我的结局就是父亲的一顿教育:


跪在堂屋的地上,父亲扒掉我的裤子,顺手折下门口的嫩绿树枝,在我的屁股上留下了三道血红的痕迹,年幼的我嚎啕大哭,母亲也红着眼替我求情……


事后,父亲提着西瓜和酒,去给那家草垛子被烧了的人赔礼道歉,又给全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。


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哭过了,“熊孩子”这个词,也没有再也没有出现在我身上了。


(二)


和父亲的最后一段记忆,停留在一个寂静而不平静的夜晚。


记得那天夜里,在“里间”睡觉的我和哥哥,被母亲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惊醒的。


后来,村子里好多人都来了,慌慌张张的把父亲抬上三轮摩托车,母亲也一路披头散发的跟着,只留下我和哥哥在床角蜷缩着……


第二天,我们才明白,父亲,被一个叫做“脑溢血”的东西带走了……


(三)


“伯伯,吃饭了”


我站在门口,看着现在和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这个男人,像往常一样的喊到。


我没有叫他“爸爸”,因为这个词,像天上的星星一样,永远的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
……


仅以此文,献给所有没有“父亲”的人


阿殇


2018年6月17号父亲节后